主页 > www.zl246.com >
广西“花哥”让中国鲜花绽放东盟-广西新闻网
发布日期:2021-11-24 01:02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“如果不是因为花,我的人生可能是另外一个样子。”今年42岁的廖雄飞谈起自己在花卉行业的打拼,非常感慨。

廖雄飞直言,由于疫情的原因,2020年上半年的鲜花出口量受到了一定影响。“我们与越南、泰国的客户一起,努力寻找更多的渠道,防城港市扎实推进党史学习教育综述-广西新闻网,尽快渡过这个难关。”

从驾轻就熟的销售行业踏入完全陌生的种植行业,从种花“门外汉”到行家里手的转变也不容易。因为种植技术不成熟,廖雄飞的花卉种植基地经历了从失败到可以“毕业”的过程。这些都是靠他和同伴们在花田间日晒雨淋不断摸索结出的“果实”。

要开拓市场,就要靠朋友。廖雄飞在越南从事鲜花交易过程中,结识了不少越南当地的花农花商,慢慢地和他们建立了长期合作关系。为了了解客户需求,廖雄飞经常去越南的村镇。“刚开始的时候对越南的交易方式和风俗习惯还不太适应,去多了、熟悉了,才慢慢打开销路。”廖雄飞说。

异地异国创业总有很多不为人知的艰辛。除了通宵达旦地配货,廖雄飞印象最深的是自己在40摄氏度的高温下,蹬着三轮车、汗如雨下的情境。

近年来,我国开放大门越开越大,中越边境口岸的基础设施建设加快,通关效率显著提高。廖雄飞的鲜花出口时间也随之大大缩短,出口量日增。在了解到越南市场对百合的需求量非常大之后,从2008年开始,廖雄飞进军种植业,在云南会泽租地种起了百合,自产自销。其百合出口量在越南老街、河内等主要花市上占据了不少份额。现在,廖雄飞种植的百合、满天星、洋桔梗等鲜花已销售到越南和泰国等东盟国家,对越南和泰国的鲜花出口量每天达到2万多枝。

昆明斗南花卉市场是亚洲最大的鲜切花交易市场。随着春节的临近,昆明斗南花卉市场内,一派繁忙景象,花农花商忙着打包要交易的鲜花。来自桂林的廖雄飞正是这些花农花商中的一员。

人称“花哥”的廖雄飞已扎根云南20年。现在,廖雄飞经营一家花卉批发公司和一个花卉种植基地,与其他花农花商一起,为中国鲜花走向世界贡献自己的力量。近日,廖雄飞向记者讲述了他是如何与鲜花事业结缘,以及他与越南花农花商之间的故事。

“我们桂北的土质条件和气候其实和云南一些地区相似,云南的一些鲜花品种是可以在桂北进行大面积种植的。桂林山清水秀,如果能大面积种植鲜花,不仅可以利用广西对接东盟的便捷交通条件发展鲜花出口,还可以发展乡村旅游观光等,大家一起致富。”

廖雄飞时刻关注着家乡的发展。他表示,在南宁举办的一年一度的中国?东盟博览会林木展和农业展等,汇聚了国内外的花农花商,为中国鲜花走向更广阔的市场提供了更大的舞台。作为面向东盟开放的前沿,广西开放发展日新月异,国际大通道建设提速,口岸开放程度越来越高,廖雄飞感到鲜花出口更有底气和保障。

1997年,廖雄飞的叔叔在南宁开了一家花店,廖雄飞到店里帮忙卖花。仅用1个月,他便熟悉了业务,叔叔就让他一个人去了海口,帮忙经营新开的花店。当时海口的花店进货渠道都是走航空运输,运费比较高。廖雄飞发现鲜花先到南宁再转运到海口的话,运费会便宜很多,对于商家来说,这就是机会。通过降低运费成本,他很快以玫瑰、勿忘我、满天星为主打产品,赢得了第一批客户。当时他的鲜花月销售额一度达到30万元。

一直希望回馈家乡的廖雄飞,为此进行了尝试。两年前,他在老家桂林平乐县,租了300亩地种植银柳花,由于一些原因没有成功。但他没有泄气和放弃,在村里的大力支持和帮助下,打算再继续租地种植其他品种。“希望能和家乡的父老乡亲一起,让更多的中国鲜花绽放在东盟国家。”这是廖雄飞现在最大的心愿。

廖雄飞说,花卉的销售方式受互联网冲击很大,客户可选择的进货平台非常多,线下交易货到付款风险大,先款后货又往往导致客户流失,只能想方设法找到“平衡点”。

广西新闻网-广西日报记者 杨 秋

赚到人生中的第一桶金后,2000年的一个夜晚,廖雄飞坐了29个小时的火车,到昆明开始了自己的鲜花事业。

“那时候交通、物流都还不像现在这样顺畅和发达,我们刚开始出口鲜花到越南的老街和河内等地,到口岸都是走陆路。”廖雄飞清楚地记得,当时自己和同伴出货是乘坐班车从昆明到达中越边境的河口口岸,路途遥远,通关时间比较长,装载鲜花的工具用的还是板车。

在斗南花卉市场,廖雄飞接触了产地发货。他敏锐地发现,2020年广西查处酒驾7.4万起,小车摩托车占95%-广西新,越南等东盟国家对鲜花需求量大,于是他在把鲜花发到广西等国内市场的同时,开始拓展越南市场。